历史课代表

镇魂女鬼,白居不移,一生不弃

【魔道祖师】古文学疯了

瞎写,别打我。

蓝湛

湛此生,心动一坛天子笑,情深三十戒鞭痕。
问灵十三载,寻汝魂,不曾悔。
幸得上苍垂怜,而今与君携手,共隐山林。

魏婴

婴此生,最幸不过遇一人,我吾去候吾十三载,吾归与吾共逍遥。
纵千夫所指,万人争唾亦相伴不离。
何其有幸。

江澄

澄一生,五位至亲,余生一人。金丹两枚,挚友一位终殊途。
十三载恩怨纠葛,终得一句“对不起”,十余载意气相倾,往后只成陌路人。
诺大莲花坞,无犬吠。浩荡尘世路,一人行。

江厌离

虽貌不惊人,却温柔似水。父母一双,幼弟两位。得其挚爱,生有一子。本当无憾,奈何自古红颜多薄命,厌离却是长久离。

金子轩

仙家公子,姿容绝冠。性情骄傲惹人不喜,却有赤子心。
穷奇道身死,雪浪掩魂归。

蓝涣

涣此生,知己有二。一人自幼相识,侠肝义胆。一人落魄相遇,八面玲珑。
自以为余生亦如此,不曾想一朝识人不清,两方身死,一人留世。
悔否?悔矣!

孟瑶

孟瑶此生,未曾有一日为其活。昔在思诗轩,其母盼其认祖归宗。
后为金麟台,其父将其作家仆。
结拜得三尊之名,赤峰尊刚正不阿,屡加训斥。
泽芜君温和有礼,好言安慰。
然此生哭笑,皆不随心,何况为人?
终因一句“娼妓之子”起杀心,临终之言方敢肺腑对。

温宁

琼林此生,为报知遇之恩,死后自甘长存于世。亲人一位,挫骨扬灰。混沌十三载,终得自行路。
谢君年少相知遇,我愿报君知遇恩。
谢君护我叛家门,我愿为君扬风尘。
谢君予我清明智,往后因果不相干。

温情

温情此生,妙手回春丹心在,挫骨扬灰傲骨存。虽是女子,亦强过男儿七尺身。
为报收留救弟之恩,愿以此身成沙尘。
虽已扬灰挫骨,亦有傲骨长存,音容笑貌,宛若尚在。

蓝启仁

先生一生,前半生光风霁月,中年独撑蓝氏,两侄一闭关不出理不清烦绪,一携手深爱归隐山林。
独他一人,坐镇蓝氏,不敢松懈。
忽忆少年事,尚记青杏未黄时,烈日锦袍映云深。
情动一包桂花糕,心系一双风流眸。
射日之征,尽成飞灰。

绵绵

绵绵此生,谢君救命之恩,愿脱此家袍,只为证君清白身。心中是非公正自有定,哪管旁人论几分。
幸得良夫爱女,余生安稳。

阿菁

阿菁此生,幼时眸色异于常人,为其父母所弃。而后以偷盗为生,平生多见嘲讽辱骂。唯义城几载,得遇人间温情。
假盲心不盲,纵使魂飞魄散,也要昭得冤情。

晓星尘

星尘此生明月清风,上善若水。执着入世行侠义事,不料世事艰险,终是双眸长寂。好心成大错,碎魂不复存。
既然看不懂这世间,何必当时入世?
既然看不懂这人心,何必真心以待?

宋岚

宋岚此生,长在白雪观,眠于义城郊。凌霜傲雪,却有口难言。一句“对不起”,长眠于心底。余生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奸邪。
义城八载,看不清黑白分界,分不清神鬼妖魔。
唯记一双,昏暗琉璃眸。

薛洋

薛洋此人,世皆谓其十恶不赦,心狠手辣。其行事风格有此言论,令人扼腕。
然少年断指,可有人怜?
此生唯一救赎乃星尘,却成碎魂嚎啕哭。
终其一生,不得好。

聂明玦

赤峰尊此人,刚正不阿却刚过易折。虽有侠肝义胆,却无伶俐口舌。
祸从口出,此言不假。
虽成凶尸,亦要报得身前仇。究其一生,问心无愧,唯一迟疑,当是金麟台上一句话。

聂怀桑

怀桑此生,本应潇洒风流。奈何兄长暴毙,从此闲云野鹤收,天真不可欺。
藏锋敛锐只为替兄报仇,忍辱负重,终是得偿所愿。
曾经年少烂漫风月闲,如今机关算尽非从前。

温苑

君名曾与日月齐,而今抹额戴端正,蓝氏思追德昭华。

金凌

金凌此生,幼时不知事,父母在身旁。总角成孤童,云梦成归航。
仇人在前,却不得下手,一句“对不起”,胜过千万语。









评论(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