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代表

镇魂女鬼,白居不移,一生不弃。

【魔道启寒】故人哪堪忆相思

  ps:我坚信蓝家出攻!
  蓝启仁对于魏婴可谓是深恶痛绝,对于这么个不把蓝氏家规放在眼里、还拐走了他爱徒忘机的顽徒,蓝启仁一向都没什么好脸色。
  但是蓝忘机和魏无羡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除去三分无奈、两分怒意和四分庆幸。
  还有一分自己也不敢正视的羡慕。
  当年的他也是姑苏蓝氏的蓝二公子,和他的兄长青蘅君被称为当世君子。当年也有一人,金乌长袍、放肆不羁、张扬至极。
  彼时的姑苏蓝氏亦是远近闻名的育人仙府,哪怕是温氏的子弟也要来此求学。那时的蓝启仁可真承得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虽然性格呆板无趣,但是生的俊美无双。
  因此,招了温若寒的注意。
  那时的温若寒还没有后来的阴晴不定,只是胡闹乱来的事从来不少做。而蓝启仁生性刻板,瞧不惯温若寒等人的胡作非为,二人见面总忍不住呛上几句。
  二人最开始的恩怨,是因为一句话。
  温若寒等学子入云深不知处的时候,当时的蓝氏宗主带着青蘅君和蓝启仁一起去迎接。
  路过规训石温若寒嘀咕了一句:“这么多家规,这姑苏蓝氏的学生怕不是一群小古板吧?”好巧不巧,蓝启仁就在他前方三步之遥,将他这句话听了个正着。
  蓝启仁听不得别人说蓝氏的家规不好,当即便是一皱眉,念着家规里的“莫争口舌之快”还是没说什么。只不过从此以后就对温若寒没什么好脸色了。
  温若寒却对他来了兴趣,是不是的撩拨蓝启仁几下,每每把蓝启仁气的几欲破禁与他私斗。
  那时温若寒总爱调笑他:“蓝二公子长的这般俊美无双,都俏过了温氏最美的美人。只可惜总是板着张脸,白白可惜了这张俏脸蛋!”
  蓝启仁气的说不出来话,只能张着嘴怒道:“你,你真是孟浪!”然后再说不出什么话,只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温若寒看蓝启仁被自己逗的狠了,又连连讨饶道:“好好好,我孟浪,我孟浪!蓝二公子可别不理我啊……我不过是想和你开个玩笑吗,怎么这么大反应。”后半句话却是小声嘟囔着说出来的。
  蓝启仁怒气冲冲的回头想要再说几句,却一下子撞进温若寒带着几分娇嗔的桃花眼。他一下子愣在原地,微张着嘴半晌没说话。
  温若寒却没发现蓝启仁的愣神,只以为他消了气,于是又笑着道:“我就知道蓝二公子大人有大量,断然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玩笑就和我斤斤计较!”
  那双盛满了笑意的桃花眼简直美得不像话,那双眼里清晰的映着蓝启仁的脸。
  蓝启仁只觉得自己心跳忽然不受控制的加快再加快,简直快到了下一刻就要能出来的地步。
  温若寒看他半晌都不说话十分疑惑,他伸手在蓝启仁面前挥了挥纳闷道:“蓝二公子,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蓝启仁这才回过神来,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有些懊恼。他有些慌乱的说:“我没事。”却不知道自己的耳朵已经红了。
  好在温若寒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之后的事情蓝启仁也记不太清了,他依稀记得自己喝温若寒的关系渐渐缓和了一些,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的水火不容。而他也越来越经常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去看温若寒的一举一动,温若寒的每个表情他都尽收眼底。
  等到他终于发现自己的不对时,一切为时已晚。
  他懊恼于自己竟然对温若寒那样的顽劣子弟动心,却又一刻都不肯停歇的注视着温若寒。
  他恍然发现,他竟然已经习惯了在温若寒看不到的地方悄悄的注视着他,他知道温若寒每一个表情的意思,知道他下一句要说的话是什么,知道他会怎么对待那些人那些事……
  他已经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温若寒,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名为温若寒的陷阱。
  蓝启仁无可奈何又不舍得割舍这份感情。
  他选择沉默。
ps:原谅一个懒人,写完之后根本不想改,如果有语句不通顺的地方请见谅。【鞠躬】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