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代表

镇魂女鬼,白居不移,一生不弃。

【宋薛】纸钱

ooc有,设定是薛洋死后,算是清明节贺文吧……
啊啊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四月的风已经带上了几分春意,可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再柔和的风都显得刺骨非常。

又是一年清明了。

人们都会在今天给故去之人烧上一些纸钱,做做法事,期望对方能在阴间过的好一些。

宋岚腰间挂着两个锁灵囊,身后背着霜华和拂雪。他静立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土地,偶尔吹过的风倒给这地界添了几分人气。

宋岚僵硬的跪在地上,全然不顾自己的道袍会被弄脏——他已经不在乎这个了,现在他正将黄纸和纸钱堆在一起,堆成一个小土堆后生了火。

火舌舔舐着被风吹得飘起来的纸钱,随着纸钱的高度拉出了一条火线。

宋岚口不能言,只能用沉痛而哀伤的目光看着火堆。

他又添了一把纸钱。

还记得晓星尘和他一起结伴同游时曾开玩笑般的和他约定过,将来若是有一人先去了,另一个人一定要在每年的清明都给对方烧纸钱。

当时年少意气风发,自然是爽快应下。

而如今的境况,却像是在嘲笑二人当初的天真。

宋岚不停的添着纸钱,火堆久久不灭。可是烧了许久,宋岚却蓦然停了手。

他心里有一瞬间的迟疑——是否要给那人也少一点?

想了想,他还是做罢了。

就算烧了又能怎样,凭那人身上的罪孽,哪怕是烧尽了所有能烧的纸钱也不能叫他在阴间好过一点。

既然如此,那就不烧了罢?

“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掉一滴眼泪。就算以前有,现在也没了。”

少年当时的神色七分凶狠,两分不甘,一份落寞。

少年当时的语气九分讥讽,一分无奈。

哪怕是时至今日,宋岚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宋道长,咱们也在一起呆这么长时间了,我死了之后,你能给我烧纸钱吗?”少年没指着宋岚真的回答,自己接了这句,“一定不能,不止不会给我烧,恐怕还会觉得我死的好呢!”

宋岚当时不知道怎的就突然失了神智,心里竟然真的想着,待少年死后,一定记得给他烧纸钱。

现在想想,宋岚还是拿起树枝另画了一个圈,圈中小心翼翼又珍而重之的写上了少年之名“薛洋”。

火舌贪婪的吞噬掉黄纸,透过火光熊熊,宋岚仿佛又回到了那天。

义城的霭霭白雾也像这般,将他对少年最后的记忆淹没,从此他便再也记不起少年的模样,时至今日,除了那句话,他在也记不起关于少年的只言片语。

再记不起。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