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代表

镇魂女鬼,白居不移,一生不弃。

【宋薛only】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距离义城一战已经过去三年了,宋岚日日夜夜小心的护着晓星尘的锁灵囊,魏无羡和他说了,至多十年,晓星尘一定会回来。
宋岚记得这句话,因此每过去一天都无比期待下一天的到来。
只是每年的今日,他总会莫名的伤感,就像三年前的今天一样。
看着薛洋状若疯癫的抢着晓星尘的锁灵囊,他心里莫名的有几分怅然。
薛洋临死前依然死死地攥着那颗糖,攥的太紧了,糖都裂开了。
宋岚看见过那颗糖很多次,薛洋经常打扮成晓星尘的样子走在义城的街头。明明周围空无一人,他依然固执的模仿着晓星尘说话的语气和调子对着空气自我表演。
有时候是在买菜。
“小哥,能不能给我来一斤青菜?……我这里有三个铜板,可否能便宜一些?”
有时候是在聊天。
“阿菁,你今天又出去偷了人家钱袋吧?阿洋,你今日倒是格外安静啊。”
薛洋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戏子,诺大的义城便是他的舞台,一个只有他一个演员的舞台。
宋岚便是唯一的观众,冷眼看他自欺欺人。
当薛洋卸下晓星尘的面具时,便又成了那个十恶不赦的恶人。
他恶狠狠的看着宋岚,狠狠地诅咒他想让他魂飞魄散。
他会一个人取出那颗糖,只拿在手里把玩却迟迟不肯吃下。
薛洋会一个人低语:“晓星尘,你说过往后每天都会给我一颗糖的,你个骗子。”
但是宋岚鲜少听见这类话,更多时候都是麻木的杀人然后看着薛洋拿着那颗糖小心翼翼的笑。
宋岚笑他可悲,恨他残忍。
只是每每感到口中空荡时也会觉得自己更可怜。
星尘眼盲,薛洋心盲,他宋岚是个哑巴。
于是宋岚开始学会冷眼旁观,他冷漠的看着薛洋一次次欣喜若狂又一次次歇斯底里。
宋岚承认,他乐得看薛洋难过伤心的落魄模样。
凌霜傲雪,真的变成了暴雪砒霜。
这雪不再干净洁白,反倒覆上层层砒霜剧毒,即便是在七月的暖阳下也依然闪着冷毒的光。
也许是过去了太久太寂寞了,薛洋偶尔也会拔下一枚宋岚脑中的定魂钉,他便也有了长久的清明。
“宋哑巴,你敢不敢说句话?”薛洋笑着踹了宋岚一脚,然后凉凉的补上一句,“我忘了,你已经说不出了话了。”
薛洋似乎想用宋岚的悲惨来安慰一下自己,却在宋岚的沉默中反衬出自己的可悲。
薛洋看着宋岚降下瞳仁的双眼,呆滞而凶狠的开口:“老子才不需要你的可怜,收起你的假慈悲!”
似乎是在说晓星尘,又似乎在警告宋岚。
宋岚看着他的痴狂模样,心里竟然真的浮现出一丝同情,随即又被他掐灭在心底。
薛洋此人,不值得一丝好意。
宋岚觉得自己真是堕落了,凌霜傲雪再也不能凌霜傲雪了。
可是薛洋不在乎,或许在他的世界里除了晓星尘之外的人都不需要他在乎。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薛洋不停的尝试聚魂,终是失败。
薛洋也曾酩酊大醉,笑嘻嘻的指着宋岚:“凭什么你这么好命?有个那么好的挚友,还有亲人疼,我却只有一个晓星尘,还不得善终!”
宋岚只会沉默,也只能沉默。
再回想起那天,唯一记得的只有那一双盛满了痛苦和悲伤却清澈异常的眸子。

魏无羡来的实在及时,要是再晚一段日子,他恐怕真的会喜欢上那个恶贯满盈之人。
他庆幸,又遗憾。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