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代表

镇魂女鬼,白居不移,一生不弃。

【报社报社】此间少年不是你

魏无羡对于蓝忘机的哥哥泽芜君蓝曦臣一直很好奇,蓝忘机是个面瘫,他怀疑其实蓝曦臣也是个面瘫——只不过这个是笑面瘫。

其实他更好奇的是蓝曦臣怎么完美的看出蓝忘机的想法,他能看出来是因为和蓝忘机相处的久了,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一点。

可是蓝曦臣是怎么看出的呢,难道是因为兄弟间的心灵感应吗?

“魏公子,你有什么事吗?”蓝曦臣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

“啊,没什么,没什么!”魏无羡笑着说,一边说一边摆手。

“那么魏公子,你可以先把手里的书卷放下吗,那是我待会儿要看的卷宗。”蓝曦臣依旧笑的和煦,眼里却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

魏无羡尴尬的放下了卷宗,露出一个心虚的微笑:“啊,大哥你继续忙,我去找蓝湛了。大哥再见!”

说完魏无羡就留给蓝曦臣一个慌乱的背影。

太尴尬了,夷陵老祖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蓝曦臣看着魏无羡的背影,深沉的眸子无端泛出几分苦涩。

那张总是挂着和煦微笑的俊脸再也端不住笑容,嘴角的弧度归零,就连身边的气场也流露出几分萧瑟。

蓝曦臣翻开那本“卷宗” ,这是一本图画册,其上所画皆是同一人。

有那人笑着的样子,有那人皱眉的样子,有那人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样子,有那人坐着的样子,有那人斜靠在树上的样子……

诸般形态,皆汇与一册。

可到底是有些不同的,这里面的许多姿态是他从未见过的。蓝曦臣不过是凭着自己脑海中构思的样子画下来的,和真实情况相比实在有些出入。

修长的手指轻轻擦过画中人的眉眼,动作极尽温柔,亦是缱绻至极。

“魏婴,魏无羡,阿……羡。”蓝曦臣轻轻唤道,声音轻的微不可闻。

这样的称呼,也不过是想想而已,最多也只敢念给自己听。

这样的感情,不应该的。

魏无羡好奇为何蓝曦臣对蓝忘机的情感变化能轻易察觉,这是只有蓝曦臣才知道的秘密,他能感觉到蓝忘机的心情。

从小到大,这招百试百灵。小时蓝忘机见到母亲总是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只有蓝曦臣知道他心里高兴极了。

因为那种高兴他是能感觉到的,就像是共情一样。

所以,当蓝忘机心动的那一刻,蓝曦臣也忍不住一阵心悸。

当时他很好奇,还在想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让忘机怦然心动,是有倾国之貌还是有不世之才?

可他没想到,自己弟弟动心的对象竟然是个男子,还是个叔父口中顽劣不堪的少年。

蓝曦臣不由得更加好奇,忘机怎么会对这样的人动心呢?

他旁敲侧击的向旁人打听魏无羡,打听的越多,对于这个人就更加好奇。

最后这点好奇,再见到少年的那一刻全都转化为了心动。

原来世上,当真有一见钟情这回事。蓝曦臣看着笑嘻嘻的魏无羡如是想。

这样的少年,的确值得忘机心动,就连他自己也忍不住心动了。

命运可真是不公,蓝曦臣想着,他能与弟弟共情,却不能和弟弟一样同这个少年相处。

他看得出,少年虽然没开窍,但是和弟弟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蓝曦臣笑着看他们嬉闹,看弟弟面无表情心里却时而欣喜时而失落,恍惚之间竟有了一种自己就是弟弟的错觉。

若不是错觉就好了。

可错觉只是错觉,回过神来,他还是温润如玉的泽芜君,以忘机兄长的身份同他们接触,游离于他们之外。

只是看着也好,蓝曦臣想着,至少不会陷得更深。

就将心里的悸动都当做是忘机的心情好了,这样,他就还能以兄长的身份呆在他们身边。

可是感情是压抑不住的,就如同忘机醉酒后不管不顾的在自己身上烙了一个和魏无羡一样的戒痕一般,蓝曦臣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看着漫天星空,他却想起少年笑着时的双眼,也是这样灿烂,甚至亮过整片星空。

忘机的房间总是要清理出来好多纸,纸上的字迹像极了魏无羡的,纸上写满了魏婴魏无羡。

蓝曦臣爱的小心而克制,他悄悄的将自己脑海中的少年画在册子上,装成只是一本普通的卷宗,和其他的卷宗放在一起,不翻开的话根本分不出哪本是画册。

他将画册伪装的这样好,就像他把他的感情藏的好好的一样,不翻阅其中内容根本不知道其中波涛汹涌。

这样就很好了。

画册中的少年神态各异,蓝曦臣妙手丹青,将画中的人物画的栩栩如生,好似下一刻就能从册中跳出来。

可那又怎样呢,此间少年不是他,三千情丝空牵挂。

评论(8)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