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代表

镇魂女鬼,白居不移,一生不弃

【深夜报社】我又来了

你暗恋过一个人吗?

你尝试过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吗?

你有没有在看不见他的时候在脑海中幻想他的一举一动?

你有没有笑着祝福他和另外一个人长长久久?

蓝曦臣可以告诉你,他就是这样的人。

他曾经对一个少年心动,明知道他们之间的交集不多却还悄悄的爱他爱到无法自拔。

他喜欢看少年笑意张扬,用玩笑一般的语调和人说话,好像是在调笑。

他喜欢少年的眼睛,仿佛漫天桃花一般,美得让人不忍惊扰。

他迷恋少年的神采飞扬,那样的少年好像太阳一样璀璨夺目。

蓝忘机喜欢那样的少年,蓝曦臣也喜欢。

他知道忘机和少年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他知道忘机和少年第一次相遇发生了什么,他知道忘机和少年相处时很开心,他知道……

他知道很多很多,但是他和少年的回忆很少。

少到可怜。

彩衣镇,金鳞台,不夜天,乱葬岗。

少年和忘机擦肩,可他们至少还有年少的回忆。他和少年只有只言片语的苍白回忆,那回忆太过单薄,单薄到让人怀疑是否真的存在过。

他们之间的交流也只有只言片语,隔着遥远的岁月回看甚至想不起来那时究竟说了什么。

只记得是说了话的,其他的都一并湮没在岁月的旧尘中了。

还记得叔父曾不解道:“忘机那样端庄雅正的一个人,怎么偏偏就认准了魏婴这么个不正经的呢?”

他当时在场,沉思良久之后涩声道:“大抵是因为那样的魏公子真的很吸引人吧。”

真的很吸引人,他就是被吸引的一个。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设想,如果那时巡夜的是他,是不是碰见魏无羡的也会是他。魏无羡会不会也笑着说:“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他会说:“下不为例。”

之后或许就会有更多的交集。

可惜的是,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

如同忘机每次悔恨于当初没有义无反顾的将魏无羡带回云深不知处一样,他也如此强烈的悔恨,为何当初的人不是他呢?

“二哥哥,羡羡想喝酒了!”魏无羡笑着对忘机说,眼光一扫看见了他,“咦,大哥,好巧啊!”

已经变了样的少年却还笑的和当年一般,笑容中没有丝毫的阴霾,仿佛他还是那个每天喝酒抓鸡的张扬少年。

没有十三年的沉寂,没有乱葬岗的万鬼反噬,没有百家围攻的举世皆敌。

他还是当年那个风马少年,他也只是一个和他有过泛泛之交的路人。

现在少年身边已经有了一起白首的伴侣,他还是那个熟悉的陌生人。







他曾经暗恋过一个少年,他爱少年的笑,爱少年的张扬肆意,爱少年的神采飞扬。最后看着他和另一个人十指相扣,并肩偕行,他笑着在身后祝福他们。

评论(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