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代表

镇魂女鬼,白居不移,一生不弃。

【搞事之曦羡】我是来报社的我跟你讲

蓝曦臣对魏无羡最初的印象就是阳光。

第一次看见魏无羡就是去彩衣镇那回,他看得出自家弟弟对魏无羡的小心思,心里好笑但还是十分尽职的帮了一把。

“兄长,除水祟这般严肃的事情,不宜带无关人等。”蓝忘机板着脸,一脸不解(在外人看来只是脸板的更严肃而已。)

“好歹也是云梦的大弟子,云梦多水,想必他的本领是不会差的。”蓝曦臣决定给弟弟保留一点面子。

蓝忘机一脸不敢苟同。

蓝曦臣忽然想逗逗他:“更何况,我看你刚才的神色,似乎有点想让他去。”

蓝忘机沉默半晌,涩声道:“绝无此事!”

蓝曦臣笑眯眯的,没有说话。

除水祟的时候出了意外,那名叫苏涉的门生委实有些不自量力,险些命丧于此。

出乎蓝曦臣意料的,魏无羡十分自然的抓住了那名门生。

看来此人是个心善的,蓝曦臣想到。

蓝忘机提着魏无羡的领子将他拽了上来。

魏无羡即便是在半空中也不老实,嚷嚷着要让忘机换个姿势,这样拽着他的领子不太舒坦。

蓝曦臣心里有些好笑,这人可真能闹腾。

要是忘机真的和他在一起倒也不错,两个人的性格正好互补。

魏无羡到了岸上随口和卖枇杷的姑娘逗了几句,白得了两个枇杷。

“蓝湛,吃枇杷吗?”魏无羡笑着问道。

蓝忘机拒绝了,蓝曦臣看着好笑,忘机的样子,分明就是想吃嘛。

路过那载满枇杷的货船时,蓝曦臣看着蓝忘机渴望的神色问道:“你想吃枇杷,要买一筐回去吗?”

蓝忘机冷这一张脸:“并未!”

蓝曦臣心里又是一阵大笑,却忍不住想起了魏无羡和那卖枇杷的姑娘调笑时的神采飞扬,一时之间有些入了神。

“兄长?”蓝忘机看着笑的开心的蓝曦臣有些疑惑。

“忘机,怎么了?”蓝曦臣回过神来看向蓝忘机。

“兄长很高兴?”蓝忘机有几分关心的问道。

蓝曦臣愣了一下,他刚才很高兴吗?

蓝忘机没有得到蓝曦臣的回复就转过了头,继续看着江面,眼角的余光却还悄悄的看着魏无羡。

蓝曦臣忍不住想,我莫不是魔怔了,怎么会这样呢?

再遇见魏无羡是在路上,魏无羡在背上哎呦哎呦的叫着,他正好遇见二人。

他不由自主的上前问道:“魏公子这是怎么了?”

“泽芜君,你弟弟好生厉害!”魏无羡抱怨道。

不知道是不是蓝曦臣的错觉,他总感觉那句话像是在撒娇。

“忘机怎么了?”定了定心神,蓝曦臣问道。

江澄咬着牙把事情说了一遍,省略了一部分事实。蓝曦臣听完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看着魏无羡白皙的手上格外显眼的红痕,蓝曦臣有一瞬间的怔愣,然后回神道:“忘机确实过分了,这至少也要三五日才能消肿。”

“什么?蓝忘机他……”江澄的未尽之语被魏无羡堵住了。

“不过,到也不是没有办法。”蓝曦臣笑着道,“只要去蓝氏的冷泉泡几个时辰就能消肿了。”

魏无羡听了之后眼神一亮,兴高采烈的谢道:“多谢泽芜君!”

蓝曦臣不由得也是一笑:“这次也是忘机过分了,我代他向你道歉。”

“不碍事,不碍事!”魏无羡笑嘻嘻的说道。

“要不是你自己先去招惹蓝忘机,也不至于弄到现在这样子!”江澄忍不住说道。

“哎呀,师妹不要在意这些嘛。”魏无羡对江澄道。

“谁是你师妹!”江澄怒道。

二人就这样笑骂着走远了,蓝曦臣无意识的盯着二人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察觉到自己的动作,蓝曦臣忍不住在心里警告自己:那是忘机喜欢的少年,作为兄长不能横刀夺爱。

蓝曦臣还是走了,没走多远他忽然停下,若是没记错,忘机似乎也受罚了。依照忘机的性子,他是断然不会躲避惩罚的,那他现在应当也和魏无羡一个样子,这样说来……

蓝曦臣心里一惊,忘机也应该在冷泉!

他忽然有些后悔给魏无羡提起冷泉,魏无羡若是去了,岂不是和忘机共……浴?

蓝曦臣默默的攥紧拳头,复又松开。

算了,兴许,忘机已经走了呢。

蓝曦臣自欺欺人的想道。

最后他还没能忍住,走到冷泉看了一眼,刚好看到蓝忘机给魏无羡输送灵力。

蓝曦臣知道冷泉的特性,他也想到了魏无羡会不习惯,可是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却有些高兴不起来。

倘若受罚的是我就好了……

蓝曦臣脑中不合时宜的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看了一会儿,蓝曦臣悄悄的离开了。

忘机对魏公子,很是在意呢。

我还是祝福他们好了。

魏无羡回莲花坞了,蓝曦臣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魏无羡已经走了好几天了。

难怪,这几日忘机总是不太开心。

蓝曦臣心里有些小小的遗憾,如果当时巡夜的是我,就好了。

后来,他没有机会想这些了。云深不知处被焚,他带着藏书阁里大半的藏书逃走。

一路上疲于奔命,已经很少想起这些事了。

后来云深不知处重建,他才知道忘机和魏无羡在玄武洞里的事情,他笑着说:“忘机和魏公子关系还是不错的。”

这句话里的酸意,只有他自己明白。

后来的后来,魏无羡修了鬼道,蓝忘机和他说:“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他反问:“藏起来?”

他知道那人是谁,也知道忘机的心思,其实,这般想法他也在心里思量过,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他有什么立场,有什么理由去说这句话呢?

魏无羡死后,蓝忘机问灵十三载蓝曦臣也是看在眼里的。他自认为做不到如此,他对魏无羡,只是有一点心动。蓝忘机对魏无羡,却是痴心。

十三年后他在云深不知处门口解了一个人的禁言,也解了他不该有的痴念。

他藏的小心翼翼,曾经放在心底的少年,最终还是和另外一人一起,携手白头。

















——————————————————————————————

ooc剧场

蓝忘机:我防了十三年的情敌,没想到还有一个兄长。



评论(11)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