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课代表

镇魂女鬼,白居不移,一生不弃

【龚二】至今我们都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渣作,看看就好了。ooc算我的。

各位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某话吗,就是印飞星和龚常胜装情侣那一段。

对没错,我就要写这一段。
我一直都在想,如果当时龚常胜有反应了会怎么样……
【无辜笑】
其实是因为那之后的漫画我都没看。

————————————————————————————
印飞星现在很茫然,他感觉自己活了两辈子的经验都不足以告诉他该怎么解决眼前的情况。

他,现在正跨坐在龚常胜的身上,十分严肃的和他讨论关于东方纤云的事。

而龚常胜抬头用他根本看不见东西的眼睛看着自己,无比耿直的说了一句印飞星听了想打人的话:“对不起,在下有些难受。”

当然不是被印飞星压的,而是……

印飞星循着龚常胜低下的头看去,无比清晰的看见了龚常胜双腿之间那块不正常凸起的布料。

印飞星当场就愣在了那里,龚常胜还十分正直的用根本看不见的眼睛注视着印飞星:“你,能否先从在下身上下去,或者换个姿势?”

印飞星脸色爆红,他恼羞成怒的喊道:“闭嘴!”

说完印飞星就想从龚常胜身上下去,可是他才动了一下就被龚常胜圈住了腰。

“你要干什么?”印飞星怒目而视。

龚常胜没有说话,用手轻轻的在印飞星腰上写着“我大师兄在外面”几个字。

可是,腰是印飞星身上几处敏感点之一。虽然他明白了龚常胜的意思,但是腰也软了下去,不得已,印飞星要牙忍着不让自己有什么大反应。

印飞星脸色通红,龚常胜见他半天没有反应,以为他没理解自己的意思。于是就在印飞星的腰上又写了一遍,他怕印飞星不理解,特意加大了力道。

这回印飞星是真的忍不住了:“你别…啊!”

这一声把帐篷里的两人、帐篷外偷听的某位大师兄都弄的浑身一震。

印飞星:我居然喊出这么丢人的声音,真是没脸活了。
龚常胜:他怎么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怎么办,更难受了。
东方无穹: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老子幸幸苦苦养大的师弟自己都没舍得动难道就要这么被别的猪拱了吗?!

“你,还好吗?”龚常胜想了想问道。

“……”印飞星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没有回答龚常胜。

龚常胜有些着急,想了想,他开启了灵识。虽然看不见色彩,但是好歹能看清具体的表情。

可他一看就愣住了。

在龚常胜的眼里,印飞星正趴在他的怀里,身子还在微微颤抖,看起来,就像是一种无声的邀请一样。更要命的是,印飞星还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

印飞星颇为恼怒的瞪了一眼龚常胜,眼里似乎有盈盈水光。

龚常胜脑子里的某根弦一下子断了。












至于之后的事情,emmm,至今我们都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天之后东方无穹失恋了,龚常胜恋爱了。
以及,东方纤云安全了。

唯一不太圆满的就是印飞星,那天之后,他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唉,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评论(12)

热度(161)